农业现代化如何推进?广州、贵州专家学者探讨乡村振兴

农业现代化如何推进?广州、贵州专家学者探讨乡村振兴

近日,由广州市社会科联、黔南州社科联主办的第三届广州黔南“农业现代化与乡村振兴”高峰论坛在黔南州平塘县举行。 本次论坛与黔南州社科大讲堂学术活动同期举行。 邀请广州、黔南两地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农业现代化新理念和乡村振兴新路径,为黔南州乡村振兴和农业现代化建言献策。

据悉,本次论坛围绕“农业现代化与乡村振兴”主题,旨在推动广州市和黔南州农业现代化与乡村振兴相互融合、相互促进,更好解决城镇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农村区域发展站在新起点。 为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找到一条又好又新的路子,为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提供了宝贵而精辟的智慧思考。

学术农业交流发言材料_农业学术会议_农业学术交流/

广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广州市社会科联党组书记、主席曾伟宇代表主办方致辞。 她表示,近年来,广州市社科联与黔南州社科联密切联系、加强合作,推动社会科学界深入学术交流、合作研究、文化对话、互学互鉴。两地的圈子。 2019年、2020年、2016年围绕“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东西部扶贫合作与全面小康”举办两场论坛,取得了较大社会影响。

活动上,广东省农村研究院副院长万忠深入讲解了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和外延,详细解读了农业农村现代化指标体系,并指出:中国特色农业农村现代化应当建立在工农互助、城乡优势互补、共同富裕的基础上。 提出了三个“同步推进”原则和实施路径:“同步推动土地生产力和农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同步推进农村生产力现代化和乡村治理现代化”。

广州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院长谢志举以粤黔仙人掌产业合作为例,讲述了仙人掌产业从市场失灵到市场有效的发展过程,并探讨了理论机制。市场失灵背景下东西方产业合作促进共同繁荣。 、实践逻辑和边界条件,认为东西部产业协作遵循“有为政府”+“有效市场”的制度逻辑,优化区域资源配置,弥补市场失灵,促进区域发展。通过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社会参与等多种机制配置资源。 西部地区的造血能力与人类现代化.

新时代乡村建设必须坚持城乡一体化对等思想、国家安全战略思想和阶段性发展思想,坚持资金下乡、产业振兴、经营激活,着力解决乡村振兴问题。资金来源、农村电力和可持续性问题。”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吴志才说。

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石传林分享了从人才发展角度推动乡村全面振兴的思考。 他提出了乡村人才建设四种模式:政府主导模式、资本主导模式、社会主导模式、合作模式,并以近年来实地考察的乡村振兴案例予以印证。 他结合理论与实践,提出了农村人才建设的多元主体模型。 全领域、全流程的培养模式,为乡村振兴注入最重要的人才活力。

如何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贵州省社科院党委常委、副院长陈应武认为,农村人居环境改善涉及生活污水处理、卫生环境治理、厕所改造或新建、住房改善、文化建设等。推动环境整治可以促进生产、促进消费、促进就业,必须加强顶层设计,加强规章制度建设,强化多方参与,形成高质量发展的生动局面。层面提升、长效治理、共建共享,努力提高农民生活质量、社会文明、乡村振兴质量。

贵州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华红表示,要深刻领会大资源观、大粮食观、大市场观、大生态观四大理念,并注重制度创新、制度思维、底线思维、民生思维等。在开辟乡村振兴新思维方面,围绕“粮、人、业、地、村”,采取通过“优势企业、金融创新、土地创新、科技创新、复合要素引领乡村振兴”五大模式,努力实现乡村振兴。 振兴“目标化、指标化、标准化、流程化”。

本次论坛整合两地社科资源,研究探讨新形势下乡村振兴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提升社科理论工作者服务大局的能力和水平,推动农业现代化高质量发展。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建言献策,总结广州市、黔南州在相关领域的经验做法,细化“广州黔南模式”,充分发挥社科决策咨询作用。

近年来,黔南围绕“中央要求、黔南需要什么、广州能做什么”,坚持优势互补、携手并进、同向而行,不断深化合作交流,加强利益衔接,努力实现互利共赢,服务国家大局。 巩固脱贫成果、有效对接乡村振兴注入了强劲动力,深刻诠释了广黔山海情深、相互帮助、先富后富的责任担当,打造了“南国”东西部援助合作的贵州典范。 它为推动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开辟了新的广阔舞台。

南都广州新闻部出品

采访采写:南都记者李铸、通讯员刘旭辉

图片由记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