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中国的博士会把科研项目等同于科研成果

只有中国的博士会把科研项目等同于科研成果

近期,“多项目”引发关注和热议。 “项目多”主要体现在,一是相关部门设立的项目种类繁多,政策零散,重复现象严重; 立项,还是要继续申请立项,拿立项就成了科研的目标。

“项目多”的根源看似在政府相关部门,但实际上与科研人员项目需求大无关,科研人员项目需求大的根本原因主要是在学术评价与考核机制中——项目与成果一样,成为学术评价与考核的重点指标。 以高校教师为例,在职称晋升、博士硕士生导师资格审查、人才计划遴选、年度和聘期考核等“卡”环节,都是看项目,甚至当年或在职期间的新项目。 大学之所以在评价和考核教师时看项目,在相当程度上是因为大学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也是看项目的,比如评价学科、学位点、国家和部级重点实验室等等,还有影响大学声誉的因素。 各种大学排名(主要是国内排名)都是以项目为依据的,包括项目的水平、数量和经费。

“多项目”对科研最直观的好处就是可以改善科研条件,比如增加更多的高科技设备。 但是,科研条件的改善应该是有限度的,一味追求条件的改善并不一定有利于做出更好的科研成果。 一方面,研究表明,为研究人员提供太多设备就像为儿童提供太多玩具:它是创造力的杀手。 另一方面,过于依赖高科技设备的科学研究缺乏创新,至少在方法和技术上是这样。 历史上,从近代实验科学的奠基人伽利略到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的开创性成果,如果需要实验,基本上都是靠自制仪器做出的。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英国的卡文迪什实验室,该实验室曾培​​养出多名诺贝尔奖得主。 在其历史上,用于研究前沿课题的仪器主要是自制的。 他们有一个观点:实验的教学价值通常与仪器的复杂性成反比。 也就是说,仪器越精密,其教学价值越低,培养出优秀人才的可能性就越小。

科研“项目多”利大于弊。 明显的缺点是: 1.浪费时间和混乱。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时间和思想远比项目宝贵。 “多项目”导致科研人员将过多的时间花在申请项目和处理问题完成上,而且一个科研人员同时承担多个项目,难以专注于同一个科学问题。 2、合作障碍。 “项目太多”,人人都当“老大”,但看项目只看主持项目,就像看论文只认第一作者的论文,逼着大家都当“老大”,人人都是a “老大”,项目之外还争取合作吗? 三是营造了以获取为荣的科研文化和社会氛围。 “多项目”本质上就是获得更多的资助,这与科学研究应该争取的多、大的成果完全不同。 鼓励甚至强制“更多的项目”,必然会鼓励甚至强制更多的收购,这也有悖于我们社会的价值观。

无论是对科学研究本身有利,还是从营造良好社会风气的角度,科学研究都应该提倡少项目多出成果,小项目出大成果。 为此,除了要靠科研人员的自觉,最紧迫的任务是取消各级各类学术评价和考核体系中的科研项目指标,真正建立起国际通行的完全基于科研项目的评价和考核机制。关于科研成果。 在国际上,不管有多少项目,从来没有被学术同行作为衡量学术贡献和水平的标准,比如诺贝尔奖的评选。 看看非国内的世界一流大学,他们一直以我们取得的科研成果为荣,而不是我们获得的科研项目。

不要把科研“立项”等同于实际科研成果

来源:黄安年科学网博客,

近年来,千方百计拿下各类“科研项目”,已成为从院系领导到教师衡量高校学术成就和声誉的重要任务。 似乎一旦拿下这些“科研项目”,人民币、职称、报酬、名誉都会随之而来。 单位和个人一旦获得重要级别的“科研立项”,就会启动宣传机器,大肆宣传。 其实,把科研的“批复”,而不是科研的完成和实际成果,当作科研成果,是极其误导人的。 原因很简单。 有了“立项”仅仅意味着某个项目的政府资助有了保障,但项目资金的到位和保障、项目的完成和完成与学术界的认可并不是一回事。 科研“立项”就等于科研成果,那么有“钱”就等于取得成果吗? “钱”等于“结果”,这不就是金钱交易吗?

在《再论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成果过度“量化”的弊端——与蔡树山先生商榷》(学术批评网,2001年12月2日)中,作者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将“科研项目”与科研绩效考核挂钩。 针对质疑,文章称:“‘科研项目’的立项不应视为‘科研绩效’的水平,也不应与‘科研绩效考核’挂钩。能够拿到科研项目和科研经费,说明你的科研财务管理和业务项目的业绩当然是好事,但和学术成果不是一回事。” “充足的科研经费和持续的科研项目并不一定能带来相应的学术和科研成果。

“科研成果”考核应具体落实对学术成果的“立项”和“资助”。 “立项”本身仅表示您承诺从事该研究课题的开始,并不表示您实际的学术成果。 使用即将完成的项目和资金来说明已完成的“科学成就”是不合适的。

目前,部分高校“立项”大打出手,其中出现了一些学术腐败现象。 恐怕与一些单位的这种挂钩思想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分不开的。 “很多学者在文章中指出,‘国家项目’、‘国际合作项目’、‘省部级项目’、‘校(校)级项目’和‘单项科研项目’的分类并不能说明‘科学科研成果”。至于“规模”,承担“校(校)级项目”的,并不一定逊色于承担“国家级项目”和“国际合作项目”的“科研成果”。”在此,作者还想说说‘个别研究项目’。 如果研究人员没有获得任何资助和“项目立项”,那它就是纯粹的“个人项目”,被学术界认可为具有突出的“科研成果”。 那些花政府和单位的钱,为学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人,难道不应该因为他们的“科研成果”而受到特别尊重吗? ” “至于获得‘横向资助’,说明科研有很好的经济保障,但资助本身并不能转化为实际的‘科研成果’。 如果把能够获得相当数量的“横向资助”作为评价是否晋升教授、博导的条件,那与花钱买教授、博导有什么区别? ”“在各类中标科研项目的“立项”中,我们注意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官场背景、名字“长”的权势学者,在中标项目中占有明显优势。 注意到有关“立项”申报和审批过程中各种非学历因素干扰的投诉和曝光,显示真正符合“立项”条件的人没有得到,而不太符合条件的人对于学术“立项”容易获得“立项”,说明科研“立项”远非对学术成果的认可;取得科研“立项”并列入“立项”是不妥当的。学术成果评价机制和职称评价机制,是科研“看钱”的体现。

但是,突出强化科研“立项”并将其与学术成果、职称评定机制紧密挂钩的现象仍在增多,令人十分担忧。 “

近日,我看到了2005年10月30日的《北京师范大学校报》第一版。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党委副书记郑世渠教授主持的项目《促进和发展研究》培育民族精神”。 在国家社科基金招标项目的中标评审中,批准立项金额为40万元人民币,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之前的研究成果是什么(根据2003年专家数据库在线,他《论近代中国的文化民族主义》一文发表于1995年《历史研究》第5期,这是唯一一篇直接涉及民族问题的文章,其他的只是对近代中国文化的研究,文化与民族是两个相互关联又有着重大区别的范畴。从政府管辖的角度来说,文化部和国家民委显然是不同的),但是有了这40万元,就意味着他有非常优越的经济条件可以从事对这一课题的研究。 不过,这依然不代表他取得了实际的科研成果。 要想获得真正的科研成果,付出代价恐怕要比拥有大量前期成果的项目困难得多。 我们需要看到真实的学术成果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 我们无法提前识别科研成果。 对于学术成果,我们看到用纳税人的钱“立”项目,然后又拆的屡见不鲜。

在各类中标科研项目的“立项”中,我们注意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官场背景、名字“长”的权势学者在中标项目中占有明显优势。 我们还注意到,关于各种非学历因素干扰“立项”申报审批过程的投诉和曝光表明,真正有资格获得“立项”的没有被授予,而不太符合“立项”条件的则没有获得立项。学术“立项”轻而易举获得“立项”。 说明科研“立项”远非学术成果认可; 不宜获得科研“立项”,纳入学术成果评价机制和职称评价机制,是科研“看钱”的表现。

但是,突出强化科研“立项”并将其与学术成果、职称评定机制紧密挂钩的现象仍在增多,令人十分担忧。 近日,《安徽师范大学校内津贴分配改革方案》推出《安徽师范大学A级教授、B级教授岗位补贴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A级教授(须同时满足以下条件) “近3年主持国家级项目1项或省部级项目2项。” “以科研岗位为主的B级教授”还须“近3年主持国家级项目1项或省部级项目2项”。 “以教学岗位为主的乙类教授”必须“近3年主持厅(局)级以上课题2项,其中省(部)级以上课题1项”。

《安徽师范大学教职工工作职责(征求意见稿)》中还规定:A级教授必须“在职期间主持一项国家级项目”。 项目或省部级项目2项。”

《安徽师范大学科研工作量计算及奖励办法(征求意见稿)》也明确规定,“科研项目”可折算为工作量和奖励。 规定如下:

科研工作量考核以“分”为计算单位,每年综合确定科研工作的项目类别和经费、科研成果和奖励情况确定。 学校对省部级以上项目、国家级以上论文、著作、专利、获奖成果的科研工作量给予奖励。

计算公式为:科研工作量=项目科研工作量分+成果科研工作量分+获奖成果科研工作量分

科研工作量津贴的计算方式=(奖励范围内的科研工作量分+政策激励分-岗位职责内的科研工作量分)×科研工作量分

二、科研工作量计分办法

(一)承担教学科研项目的科研工作量:

1.纵向科研项目的科研工作量按项目层次确定。

课题级 国家省部级 厅局级 校级

研究工作量 300 200 30 15

政策奖励积分 700 130

⑴ 国家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包括教育学科、艺术学科、军事学科的单学科国家级项目)、国家科技计划项目及其子项目(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项目、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计划、国家科技攻关计划),教育部教学改革项目。

⑵省部级项目:国家部委、中科院等面向全国、多学科领域发布的项目。 省级部门或职能部门下达的全省、多学科领域可申报项目; 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世界机构资助的项目,以及世界一流大学资助的项目。

教育部重大科技项目、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高校骨干教师资助计划、优秀青年教师资助计划、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启动基金、人文社科规划项目(包括专项任务、基地招标项目、重点研究项目项目等)、教育科学规划部级项目、全国高校古籍整理与研究直接资助项目、博士点基金、其他教育科学规划项目教育部。

其他中央部门项目:科技部项目、中科院项目、体育总局项目、人事部项目。

省级项目: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安徽省自然科学基金(含年度重点)、安徽省科学技术研究基金、安徽省杰出青年科研基金、安徽省软科学研究、安徽省国际合作、安徽省高等教育教学研究省级课题.

(三)厅级项目:省厅及其职能部门下达的教学科研项目,面向高校,可在多学科领域申报。

主要包括:安徽省教育厅自然科学研究、安徽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全国高校古籍整理与研究间接资助项目、安徽省教育厅青年资助项目、教育科学安徽省规划、安徽省科研项目技术带头人储备人选等国家重点开放实验室项目为厅级。

(4)校级项目:安徽师范大学专项基金项目、安徽师范大学青年基金项目、安徽师范大学应用技术开发项目、安徽师范大学博士创业基金项目、安徽师范大学教学研究项目。

2.横向科研项目承担的科研工作量,按当年实际到校账户的项目经费或上缴学校的利润(以万元计,不含对外合作费,不计小数).

科研工作量按项目分摊,经费2.5分/万元,利润20分/万元。

三、其他

⑴自费项目科研工作量减半。

⑵ 我校科研人员参加外校人员主持的科研项目,不分科研工作量。

⑶ 退出项目的科研工作量在退出当年扣除。

⑷ 申请国家级项目时,通过学校初审的每个项目加10分。

从以上可以看出,安徽师范大学规定A级、B级教授必须取得科研“立项”。 如果没有“立项”,就没有资格享受甲乙级教授待遇,但如果获得了科研“立项”,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津贴和奖励。 如果没有“立项”,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这并不能清楚地表明,如果你拿不到钱,你就不能成为 A 级或 B 级教授。 无奈,有人感叹,高校真的成了“全校都忙着办学、忙着赚钱”。

笔者认为,科研“立项”不等于科研“立项”和实际科研成果,科研“立项”不能与职称评定、物质待遇挂钩,“立项”不能与工作量和奖津贴挂钩。 只有有实际的学术成果才能适当挂钩,学术成果无论是否“立项”,无论发表在何种类型和水平的出版社和期刊,都应一视同仁,不能分三六九等。 因为衡量学术成就的唯一依据是学术质量,而不是那个级别的“立项”,所以用“立项”级别来确定学术成果的大小是荒谬的。

在本文的最后,有必要重申一下作者在《关于在学术评价机制中引入“过剩”因素的建议》(学术交流网2005年7月12日发表)一文中的观点:“中国是不仅是资源贫乏型经济体,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又是一个学术资源匮乏的建设中国家,建设节约型社会不仅要体现在能源和经济政策上,更要贯彻落实。通过学术建设和教育发展的思想,持家、勤俭是我们国家的优良传统。经费,强化了“省”的因素,也比较了学术资源和学术经费,趋势有增无减。学术和教育建设也要勤俭节约,更注重节约纳税人钱的观念其实是被搁置了”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现在往往把一个学者或者一个学术单位能拿到多少项目经费,列为评价个人和单位学术成就,甚至聘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说,谁的钱多,谁的学术成就就多。少花钱多办事的理念完全违背节俭社会的理念。相反,如果一个学者不花一分钱或国家一点钱,主要靠自己的努力完成工作,这种节约资源的学术成果,难道不应该更值得鼓励和推广吗? “为了祖国学术教育事业的繁荣昌盛,也为了我国学术资源的有效利用,笔者建议学术管理和教育主管部门将‘节约’因素纳入学术教育成果评价体系。实践中学术成就的评估被学术资金的‘经济’使用所取代,作为衡量的必要条件。”

这些短链接下的文章属于一个合集,您可以将它们收藏起来以便阅读,否则您以后将找不到它们。

2.5年计量经济学圈近1000篇非相关计量经济学文章,

您可以在公众号的菜单栏直接搜索任何测量相关的问题,

计量经济学圈

数据系列: 内部数据

测量系列:

数据处理:

干货系列:

计量经济学界组织了一个计量经济学社区,具有以下特点:最热情的互助、最前沿的趋势、最多的社科资料、最多的社科数据、最多的科研人才、最知名的海外学校。 因此,建议有进取心、有强烈研究热情的中青年学者到社会上去交流讨论,始终相信优秀是通过感染优秀相互成就。

农业科研项目_科研基金项目有哪些_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

科研基金项目有哪些_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_农业科研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