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绘一带一路农业合作新图景

“一带一路”国际农业合作已成为中国与沿线国家分享农业发展机遇、缓解全球饥饿和贫困、保障全球粮食安全的重要途径。

推动沿线国家分享中国农业开放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不断推进多边、双边经贸合作,不断扩大农业对外开放。 目前,中国已初步构建起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世界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 大多数自贸协定农产品自由化水平超过90%。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与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快速发展,中国始终处于贸易逆差地位,且逆差规模不断扩大。 2022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逆差将达到499亿美元,是2013年的3.8倍。

帮助沿线国家减少贫困,惠及农民。 消除贫困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首要目标。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中资企业以农业为主导产业,将中国品种、中国技术、中国模式带到当地,提高当地农业生产技术和产量,创造就业、增加收入为贫困人口提供便利,为保障全球粮食安全、实现脱贫攻坚发挥了重要作用。 例如,在中苏棉花合作种植项目中,中资企业通过引进和改良棉花品种、补贴农民种植、提供技术支持,提高了苏丹棉花种植和加工水平,帮助当地农民解决就业问题。指导,畅通销售渠道。 以及脱贫致富问题。 目前,当地棉花种植面积超过20万亩,每年创造4万多个就业岗位。

维护全球农业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当前,全球农业产业链、供应链正处于加速重构时期。 加强“一带一路”农业产业安全合作,增强沿线国家农业产业链、供应链韧性,有利于拓展包括粮食在内的重要农产品全球进出口渠道。 对维护世界粮食安全和农业发展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资企业立足沿线国家资源禀赋,因地制宜开展农业贸易和投资合作,带动沿线国家融入世界经济。世界市场。 例如,中粮集团在黑海和中亚投资建设粮食仓储和物流设施,在印度尼西亚和新西兰延伸乳制品产业链,在东南亚促进大米贸易。

合作体制机制逐步完善

十年来,中国积极推动“一带一路”框架下双边、多边和区域农业合作机制建设,有效提升与有关国家农业系统互联互通水平,为深化农业合作提供制度保障。国际农业合作。

维护和加强多边合作机制。 中国始终是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定支持者,已成为全球农产品关税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为推动世界贸易自由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粮食治理,主动制定多边框架议程,推动全球粮食安全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转变。 同时,不断深化与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亚洲基础设施银行等相关机构合作,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与多个国际组织合作。 例如,2016年11月,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一致通过决议,欢迎共建“一带一路”等经济合作倡议,呼吁国际社会为建设“一带一路”提供安全环境。 “一带一路”。

深化区域农业合作机制。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本着共商、共建、共享、互利的原则,推动多项区域农业经贸合作协议商签,保障了农业经济发展。和贸易合作。 截至2021年,中国已与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100多项农业领域“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建立了东盟与中日韩(10+3)农业合作和“一带一路”合作框架。框架下的“粮食安全特别规划” 南南合作、中非农业科研机构“10+10”合作机制、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等区域农业合作长效机制。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还积极推动与沿线国家的粮食安全区域合作。 2022年11月,第25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通过《中国—东盟粮食安全合作联合声明》。 双方将重点关注粮食安全四大方面:粮食供应、获取、利用、稳定。 开展务实合作的支柱。

提升双边农业合作体系互联互通水平。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积极与沿线国家对接农业机制和规划。 与东盟国家签署30多个双边农业合作协议,加强政策交流协调,明确发展战略和方向,不断巩固双边农业合作。 根据。 同时,中国还参与了沿线一些国家农业规划的制定。 例如,柬埔寨农林渔业部与中国农业农村部联合成立工作组,共同制定《柬埔寨现代农业发展总体规划》。 俄中先后签署了《中国东北及俄罗斯远东和贝加尔地区农业发展规划》《深化中俄大豆合作发展规划》等。

农产品贸易日益密切

十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互联互通水平持续提升,在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中展现出强大韧性,形成了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效益共赢。

贸易规模快速增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幅员辽阔、农业资源丰富、气候多样,为国际农业合作奠定了良好的硬件基础。 2022年,中国与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额将达到1411.8亿美元,是2013年的2.1倍,年均增长8.7%。 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出口456.4亿美元,是2013年的1.7倍,年均增长6%; 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农产品955.4亿美元,是2013年的2.4倍,年均增长10.2%。

贸易比重逐步上升。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我国与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增速已超过我国农产品贸易总体增速,“一带一路”农产品贸易比重不断提升。持续增加。 2022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额占中国农产品贸易总额的41.9%,比2013年提高6.2个百分点。其中,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农产品公路占我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46%,比2013年提高6.3个百分点; 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农产品占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40.2%,比2013年提高6.8个百分点。 植物油、热带水果、木薯等农产品自沿线国家进口金额公路占该类产品进口总量的60%以上。

贸易结构持续优化。 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农产品出口主要是水果、蔬菜、水产品等具有传统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 到2022年,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果、蔬菜、水产品出口占对沿线国家农产品出口总额的50%。 其中,水产品出口额最大,达96.3亿美元,占对沿线国家农产品出口总额的21.1%。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进口多元化趋势明显。 传统优势畜产品、水产品、水果进口量快速增长,满足了国内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需求。 2022年,畜产品、水产品、水果进口总额占我国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进口总额的53.1%。 与此同时,植物油、油籽等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一直是我国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的重要农产品。 2022年,两者进口额合计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进口总额的17.5%。

丝路电商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农产品贸易发展。 虽然一般贸易形式的农产品贸易额占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总额的80%以上,但近年来跨境电商逐渐发展成为为“一带一路”沿线农产品贸易增长提供新的动力。 截至2022年,中国已与29个国家建立丝路电子商务双边合作机制,不断丰富电子商务合作内涵,开辟农产品贸易新空间。 2022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跨境电商贸易额22.9亿美元,同比增长35.3%。 其中,出口7.4亿美元,同比增长76%; 进口15.5亿美元,同比增长16%。 智利葡萄酒、越南紫腰果、俄罗斯伏特加、哥伦比亚咖啡等10余个沿线国家农产品不断通过电商平台进入中国消费市场,带动相关国家农产品贸易增长。

农业对外投资合作持续深化

十年来,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投资日趋稳定,投资领域逐步多元化,境外农业合作园区质量持续提升,区域农业产业链和供应链不断完善。变得更顺畅、更稳定、更安全。

投资规模稳步扩大。 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外交部等部门联合发布《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农业合作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加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生产、加工、储存、运输、流通。 等全产业链投资。 近年来,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投资稳步增长。 2021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对外投资存量140.2亿美元,占我国农业对外投资总额的51.7%。

投资领域和区域逐步扩大。 近年来,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海外投资逐步拓展至生产、初深加工、物流仓储和销售等领域,农业走出去已逐步迈向建设阶段。全产业链。 其中,生产环节投资占比较大,主要涉及农、林、牧、渔业以及农资、种植等专业辅助产业。 与此同时,沿线国家的投资领域也不断扩大,最初以亚洲和非洲为重点,逐步扩展到全球六大洲。 其中,东南亚、东非、中亚、俄罗斯是重点投资地区和国家,印度尼西亚、泰国、老挝、柬埔寨等亚洲国家是投资热点。 2021年,中国在亚洲农业对外投资存量为117亿美元,占中国农业对外投资总额的43.1%。

境外农业合作园区已成为我国农业对外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平台。 中国企业立足自身发展基础和需求,按照市场化运作模式,结合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农业资源禀赋、市场需求等因素,积极推进农业合作园区建设。 ,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目前,农业农村部已确定塔中农业合作示范园等10个境外园区作为境外农业合作示范区建设试点。 以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农业企业集团为目标,搭建农业走出去海外公共平台。 该平台推动企业抱团出海,促进海外农业产业集聚。 例如,2014年建成的中俄(滨海边疆区)农业产业合作区,目前耕地面积6.8万公顷,拥有14个种植区。 农业机械化率达到100%。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小麦、玉米产量连续多年位居俄罗斯海岸榜首。 边境地区位列第一,成为中俄最大的集种植、养殖、加工于一体的农业合作项目。

农业对外援助成效显着

十年来,中国始终秉持共同发展理念,持续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农业基础设施、农业投入品、技术、粮食等援助力度,帮助沿线国家发展。路线逐步实现农业自主发展。

援助规模不断扩大。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不断加大对沿线发展中国家的农业援助,为促进有关国家农业农村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截至目前,中国已成为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南南合作框架下提供资金援助最多、派出专家最多、开展项目最多的发展中国家。 其中,中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信托基金于2009年正式设立,中方第一期共计捐赠3000万美元,第二期捐赠5000万美元。 第三期捐赠后,中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信托基金资金总额达到1.3亿美元。

救助方式更加多样。 近年来,中国农业对外援助更加关注受援国实际需求,采取支持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技术转让传授、提供农业技术支持等多方位、多维度的农业援助方式。物资和设备,有效促进了当地农民增产。 增加收入。 例如,借助格鲁吉亚蔬菜大棚种植技术合作,专家向农民推广日光温室种植技术,增加了当地农业产量,解决了当地蔬菜自给问题; 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东帝汶提供粮食种植技术培训。 提供农资装备、援建粮食仓储设施等多项措施,帮助国家提高粮食自给率; 还援建老挝农业技术示范中心,帮助当地玉米单产提高近70%,水稻单产翻倍。

农业科技合作实现跨越式发展

十年来,中国不断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科技合作,向有关国家推广适合当地气候条件和耕作习惯的优质种子和先进技术,有效提高当地农业生产水平提高效率和农民收入水平,为全球减贫和粮食安全提供中国智慧。

技术交流与合作取得丰硕成果。 加强农业科技交流共享是“一带一路”国际农业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始终注重与有关国家分享农业发展经验、转让农业实用技术,希望用中国智慧带动当地农业生产、农民增收。 中国积极推动杂交水稻等优质制种、动植物种植养殖、病害防治、农业机械、沼气等优势技术在有关国家推广应用。 截至2021年,中国已向70多个国家和地区派遣了2000多名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向多个国家推广示范了1500多项农业技术,带动项目平均增产40%至70%,混合动力稻米覆盖数十个国家。 国家和地区,年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平均每公顷产量比当地优良品种高2吨左右。

重要领域合作平台建设有效推进。 近年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科研机构共同整合科技资源,针对不同地区、不同类型、不同需求,打造了国际联合实验室、研发中心等一批合作平台。 通过专家互访、学术交流、联合研究等方式,共同开展重大科学问题联合研究和新技术新产品研发,为进一步深化农业科技对外交流与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和技术。 例如,中国农业科学院与新疆农业大学等中方机构、哈萨克斯坦塞韦林农业技术大学共同建立了“中哈农业科学联合实验室”。 两国农业科研机构依托实验室开展动物疫病联合研究,共同推动建立动物疫病联防联控体系。

推动农业合作走深走实

经过十年的共同努力,“一带一路”建设已从“大写意”的总体布局走向细致入微的“工笔画”阶段。 我们要正确认识和把握共建“一带一路”面临的新形势。 在已取得初步建设成果的基础上,“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国际形势日益复杂。 世界经济衰退风险上升,保护主义和地缘政治影响叠加。 农产品贸易、农业对外投资、科技合作难度都将不断加大。 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适用的法律制度不同,农业发展水平差异较大。 一些国家农业基础设施和科技水平还较低。 上述因素制约了“一带一路”国际农业合作的深入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承载着我们共同发展的追求,将帮助各国突破发展瓶颈、缩小发展差距、共享发展成果。 今后,为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取得越来越多实实在在的成果,助力各国农业发展,保障全球粮食安全,有如下对策建议。

一是完善多层次农业合作机制。 充分发挥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东盟“10+1”等多边和区域合作机制作用,带动更多国家和地区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推动和完善与沿线国家多层次农业政策对话机制,探索建立政府、科研机构、企业“三位一体”对话平台,加强农业发展战略交流对接,共同制定农业经贸合作规划,协商解决合作中遇到的问题。 以RCEP为基础,推动与沿线国家商签自贸协定,扩大“一带一路”自贸协定“朋友圈”,帮助各国分享贸易“大蛋糕”中国市场。

二是畅通农产品贸易渠道。 依托“一带一路”框架下中蒙俄等六大经济走廊和新亚欧大陆桥建设,推动与有关国家合作,开展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一体化建设。打造安全高效的农产品运输通道,促进与相关国家的农产品贸易。 鼓励农产品跨境电子商务等贸易新模式新业态发展,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农产品贸易新空间。 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农产品检验检疫交流,推动与有关国家签署互认的农产品检验检疫协议,未来进一步加强新标准制定的技术合作与沟通,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支持和鼓励沿线国家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中国-东盟博览会等有影响力的涉农展会,进一步挖掘农业潜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潜力巨大。

三是推动产业链供应链融合。 鼓励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大型海外农产品生产、加工、储运基地,从生产、加工、流通、仓储、贸易等环节入手,推动重点农产品建设“一带一路”沿线产品产业和供应链。 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农业境外合作区建设,重点发展种植、养殖、深加工、农产品物流等领域,推动合作区农业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完善农业产业链、促进农业产业集聚,充分发挥平台带动效应。 鼓励科研机构和研究部门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政策和法律制度的深入研究,帮助企业认识投资风险,科学指导投资实践。

四是推动共享我国农业科技进步红利。 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密切交流农业技术和发展经验,通过农业实用技术援助和转让开展农业科技合作、培训农业技术人员、开展农业合作项目等,盘活海外农业要素,促进当地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 围绕种子、农药、农机等与沿线国家开展标准磋商和谈判,推动制定重点农产品协同标准计划,推广我国优良农产品品种、生产加工装备以及成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标准向有关国家通报,促进当地农业生产能力的提高。